极地考察,测绘先行。鄂栋臣在他所著《极地征途:中国南极科考日记档案》一书中介绍说,极端恶劣气候条件下,勘探工作异常艰难。他和组员睡帐篷、踏冰雪、穿山脊,每天扛着木桩、铁锹、镐和铲去测绘,用最短的时间完成站区选址与地形测绘。

记者昨日14时10分,赶到了老人的家中。老人面色红润,耳清目明。“这些都是我整理的,手写的,一共112本。”李愷指着书架上厚厚一摞子的养生资料自豪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