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斌:没有。

可以想象,一辆浑身上下都是问题的报废车辆,经过改装,超载乘客,进入违反安全规定的斜坡道,每一个“点”都在强化这次事件发生的程度,每一个“点”都把矿工的脑袋别在腰间。